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全国

教育

旗下栏目: 教育 体育 网络 军事

踏歌向西——西安交通大学传承与发展西迁精神纪实

来源:滨州新闻网 作者:老曹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1-10
摘要:2015年拍摄的西安交通大学校园。新华社发1959年拍摄的西迁后的交通大学校园一景(资料照片)。新华社发“习近平总书记在新年贺词中又提到我们西迁老教授了,特别

踏歌向西——西安交通大学传承与发展西迁精神纪实

2015年拍摄的西安交通大学校园。新华社发

踏歌向西——西安交通大学传承与发展西迁精神纪实

1959年拍摄的西迁后的交通大学校园一景(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习近平总书记在新年贺词中又提到我们西迁老教授了,特别是他说的‘广大人民群众坚持爱国奉献,无怨无悔,让我感到千千万万普通人最伟大,同时让我感到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等话语,我们体会尤其深刻。”近几天,85岁的西安交大卢烈英教授把总书记的新年贺词细细读了好几遍。

此前,2017年11月,卢烈英等西安交大15位老教授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在信中道出师生们的心声:“听党指挥跟党走,几代交大人砥砺奋斗的精神内涵,就是始终与党和国家的发展同向同行。”2017年12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对老教授来信作出重要指示,向当年西安交大西迁老同志们表示敬意和祝福,希望西安交大师生传承好西迁精神,为西部发展、国家建设奉献智慧和力量。

备受鼓舞的西安交大师生纷纷表示,一定要坚守初心,传承和弘扬西迁精神,接力历史新使命,写好扎根西部、服务国家新篇章。

“背上行囊,向科学进军,建设大西北”

仅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一所新的交通大学在西安东郊一片麦田中拔地而起。“当时国家一声号召,我们觉得这就是应该去做的事情,就背上行囊,满腔热血一头扎进来了,一扎就是一辈子。”史维祥教授说。

“60多年前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深深吸引我的,是一种为国家建设而拼搏的火热生活,是开拓、创造、创新所带来的快乐。”直到今天,83岁的潘季教授还清楚地记得,当年老一辈交大人满怀憧憬和希望,在西去的列车上唱着歌儿兴高采烈的场景。

时光回溯到1956年,响应党和国家号召,交通大学师生员工怀着“向科学进军,建设大西北”的壮志豪情,从黄浦江畔的大上海奔赴古都西安,斗志昂扬地投身祖国西部建设,成为西部开发的先行者。

他们中有著名的教育家、教授,也有讲师、助教、管理职员、技术员,还有炊事员、理发师、花工等后勤服务人员,甚至包括酱菜厂、煤球厂的工人。

“交大有一句口号,‘哪里有事业,哪里有爱,哪里就有家’。面对祖国支援大西北建设的召唤,很多人主动放弃上海优渥的生活,克服困难,登上西行列车。他们表现出来的对事业、理想的热爱,以及胸怀大局的家国情怀,至今令人感动。”胡奈赛教授翻开他珍藏的那本厚厚的相册,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述说着一个个真实感人的故事。

彭康校长是我国著名的哲学家、教育家,1953年7月到交通大学任校长兼党委书记,西迁后任西安交大校长兼党委书记。为了支援西北建设,他亲自踏勘校址,组织迁校、建校,为西安交大建设和发展奋斗了15年,直至生命的最后一息。

时年66岁的沈云扉在当时西迁的交大人中年龄最大。得知迁校消息后,他当即表示,交大在哪儿他就在哪儿,再三婉拒校领导的照顾,和侄儿沈伯参一同举家随校西迁。沈伯参夫人张秀钰不但自己加入西迁行列,还把娘家私宅无偿提供给学校做驻沪办事处。

“中国电机之父”钟兆琳当时年已花甲,妻子瘫痪在床。周恩来总理说他年纪大了,以留在上海为好。但他还是安顿好妻子,孤身一人来到西安,在一片空地上建起电机实验室。钟兆琳老先生一生矢志建设大西北,经常对学生说,不把西北开发建设起来,中国就没有真正的繁荣昌盛。在80岁高龄时,他仍不辞辛苦前往新疆和甘肃等地考察。去世前不久,他还对开发大西北提出建议,临终时要求将骨灰安放在西安,安放在他钟爱的黄土地。

陈大燮是我国著名热工专家。迁校时他卖掉上海的房产,和夫人一起来到西安,为建设和发展西安交大呕心沥血,临终前把自己一生积蓄捐给学校做奖学金。

……

到1956年9月,到达新校园的师生员工和家属已有6000多人,后续人员还在不断抵达。到西安后,教师们顾不上休息,一下火车就忙着筹备开学。9月下旬,新学期在西安正式开始,一切井井有条。

“这就是交大人的品质,没有因迁校而延迟一天开学,没有因为迁校而少开一门课程,也没有因为迁校而耽误原定的教学实验,堪称那个年代的一个奇迹。”陈听宽教授自豪地说。

正是凭着这样一种精神,仅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一所新的交通大学在西安东郊一片麦田中拔地而起,建设速度之快、建筑质量之高令人惊叹。到1958年暑期,交通大学全校70%以上的教师、80%以上的学生来到西安新校园。74%的图书资料、大部分仪器设备及全部历史档案相继运抵西安。1957年至1959年,交通大学先是分设西安、上海两地,1959年国务院批准将交通大学西安部分定名为西安交通大学。

“当时国家一声号召,我们觉得这就是应该去做的事情,就背上行囊,满腔热血一头扎进来了,一扎就是一辈子。”史维祥教授说。

如今,当年从上海迁来的教职员工中,健在的还剩下300余人,许多人都已长眠于这块黄土地。他们说:“亏不亏,要看用什么尺子量。我们在大西北为祖国贡献了一所著名大学,这是我们最大的荣耀!”

“国家的需要就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西迁61年来,西安交大累计培养毕业生25万余人,其中40%以上在西部工作,成为各领域的中坚力量;培养出的33位院士中,有近一半在西部工作。

“我已经在西安交大工作61年了,回顾迁校的那一段经历,还是热血沸腾。那时候大家都有一种精神,一种为了国家的富强不顾一切去奋斗的精神。”西迁教师、中国工程院首届院士谢友柏回忆说。

当时西安的条件十分艰苦:马路不平、电灯不明、电话不灵,用水非常紧张。许多教师在上海的家中已经用上了管道煤气,在西安他们却要动手将土和煤搅在一起打煤球,蔬菜水果很少也很贵。一些日用品如牙膏粉、灯泡等,有时还要从上海买来。建校初期,野兔在校园草丛中乱跑,半夜甚至能听到狼嚎。冬天教室仅靠一个小炉子取暖,洗脸水得到工地上去端。

虽然条件艰苦,但是大家都精神饱满,干劲十足。

没有活动场所,学校从南方请来能工巧匠,用毛竹搭建了一个能容纳5000人的草棚。在这个四面透风、冬冷夏热的“草棚大礼堂”,师生们开大会、听报告、看电影、演节目,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欢乐时光。

没有实验室,谢友柏教授和同事找到一本苏联中央工艺研究院的小册子,按照上面的图自己动手设计。当时国家实验室论证怎样建设长江三峡水电站,那么大的机组,最大的挑战是推力轴承。“这正好是我们的专业,国家的需要就是我们前进的方向”,他们立刻参与研究,通宵达旦奋战在实验室,实在困得不行了就把木板铺在地上躺一会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忘我工作,这个研究小组发展成为在流体润滑理论、轴承技术和转子—轴承系统动力学领域国内外知名的研究所。

责任编辑:老曹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全国

Copyright © 2012-2016 万家乐彩票注册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鲁ICP备15024898号-1  在线客服: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