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全国

民生

旗下栏目: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

2018年:网贷平台最为生死攸关的事情无疑是“备案”

来源:滨州新闻网 作者:老曹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2-05
摘要:2018年,网贷平台最为生死攸关的事情无疑是“备案”。

QQ截图20180205135659.jpg

  (原标题:网贷备案故事: 网贷平台的党支部)

  2018年2月5日消息,2018年,网贷平台最为生死攸关的事情无疑是“备案”。

  首批获得备案的平台,将成为中国网贷行业纳入监管后,首批获得监管认可的平台。

  这一纸备案证明,不仅是合规的最佳证明,更是未来业务的巨大助推器——备案意味着获得合法经营权,也意味着平台经过层层监管检查后获得“靠谱”的认可——就犹如穿上“黄马褂”,所向披靡。

  然而备案就像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全国范围内1900多家网贷平台,逐一通过验收后,仅有少数可以获得备案,这将是一场残酷的淘汰赛。

  今天女记的网贷备案故事系列,要和你讲讲平台的故事,那些看起来不可思议,但又真实发生的事情。

  01冲刺备案之:党支部的故事

  “我们成立了党支部,跟着党走,才能完成合规备案。”深圳某网贷平台人力资源人士小贾终于赶在2018年1月的最后几天完成了他2018年的首个首要任务——为平台设立党支部。

  这样看起来与经营毫无关系,却十分重要的任务源于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传言——要想备案成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要成立党支部

  为这样消息而努力的不仅小贾所在的网贷平台。女记从业内获得的确切消息,仅今年1月份,深圳就有至少4、5家网贷平台在短时间内成立了党组织。

  “党支部一定要有三个党员才可以,”某平台人士对女记表示,由于该公司此前招聘时并没有看重员工的政治面貌,结果在组建党支部的时候犯了难。为此还特意新招聘了一位党员,并且党支部成立后,不仅仅增加了各种学习任务,还多了很多“报告”要写。“就连别家公司党支部的活动也要参加,”

  尽管消息不知道源于何处,尽管监管从未如此表态。但党支部的故事告诉我们,当下,只要能为网贷备案制造更多的“加分项”,无论真假,都是各家平台最重要的事儿。

  02冲刺备案之:注册地迁移潮

  “工作全部围绕备案,我连睡觉做梦都与备案有关!”华南一家小型平台的负责人A苦笑着告诉女记。

  金融办、存管银行、会计师事务所、律所……他像陀螺一样在公司和这些与备案相关的地方旋转。刚进入2018年,他背上的KPI的NO.1考核目标就是——拿到备案。

  然而,千方百计之后,到底能不能获得首批牌照,不仅A心里没数,就连A的老板老王也只能勉强说:“尽人事,听天命。”

  到底有所少家平台将成为首批备战平台?就如一个谜一样成为网贷行业最具价值的情报。

  融360网贷评级组预计,全国能够拿到首批备案的平台将不超过400家。其中,北京预计首批备案在100家以内、上海不超过100家、深圳在30家左右、杭州在30家以内、福建不会超过30家、江西不超过10家。而根据****2018年1月底最新数据,全国P2P正常运营的平台数量为1906家,广东、北京、上海正常运营的平台分别为407家、373家、255家。

  这意味着,大约每5家网贷平台争取一个入场券的名额。女记获悉,在深圳的网贷平台中就有流传因为区金融办是网贷平台备案的第一道关口,“各个区有固定的名额”之说也不胫而走。

  因为有名额之说,因此,换个地方到名额更多、竞争更小的地方就也许就是很多平台提高备案“命中率”的方案。这个道理就像高考时,高考移民一样。

  以深圳为例,“深圳前海”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商区,两年前为了吸引高科技企业落户,给与企业不少税收优惠政策,一时间引入了很多网贷平台。因此,南山区自然是网贷平台的密集区。第一网贷大数据系统显示,目前,深圳市基本正常经营平台412家(占广东80%,占全国17%),而南山区P2P网贷基本正常平台299家,占深圳73%。“如果南山区只有20个名额,那我们真的是要挤破脑袋了。”有平台人士对女记感叹。

  为此,不少“嗅觉”灵敏的平台,早早就做了地址迁移。比如南山区的某家平台早在去年中下旬就迁移到罗湖区。

  这并非是个案,据女记不完全统计,从2016年底开始,深圳有鹏金所(注册领红包)、粤商贷、银盛金服等10多家平台进行了地址变更,多是从南山区迁移至福田区、罗湖区、龙岗等其他区域。

  “我们行动晚了” 深圳某家网贷平台运营人员对女记表示,去年底今年初再想迁已经很难了,我们前阵子也是想从前海往外迁,但是工商局已经不给变更了。

  另一家平台负责人则告诉女记,该平台在今年1月初刚从南山前海迁到罗湖区。就在该平台迁移后的半个月,1月19日深圳市金融办就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全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整改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了“在深P2P企业在向各区申报登记后,不得在市内随意变更注册地址和实际经营地,待验收通过后再向市有关部门申请变更。”

  不过,深圳备案还要求注册地址和经营地址一致。因此,上述注册地是否迁移之策是否能让各家获得更高的备案通过概率,抑或因为短时间迁移造成更大的麻烦,暂时尚不可知。

  03冲刺备案之:搞定法律意见书!

  “上午继续现场核查一家网贷机构,下午对另一家补充尽调。”这是女记的某位律师所朋友前两天发的朋友圈。从他朋友圈就能看出来,网贷备案必须提供律所意见,为他带来了2018年的一波“开门红”订单。近几个月他的行程遍布北京、上海、杭州、深圳各地。

  “网贷机构备案登记项目的尽调工作量、难度和风险远超过一般非诉项目的预期,”该人士对女记表示,尽管上门接洽的多,但这种生意也并非都能接。他愿意做老客户——除了原有的顾问单位外,审慎接收新的合作。

  律所与网贷平台的合作方式,从浅入深也分为不同的模式,女记从某律所负责人处获悉,目前主要的三种合作方式有,第一种只是入场尽调,向平台收取一部分费用,第二种则是入场尽调后并合规整改,再出具法律意见书,收取部分费用,最终等到通过备案收取剩余费用;第三种则是入场尽调后帮助平台合规整改,收取一部分费用,再出具法律意见书,并最终坐等平台备案登记,收取剩余费用。根据不同的平台,律师会协商不同的合作方式。

  一方面是律师所的律师们为了平台绞尽心力,把控平台风险,出具整改意见和法律意见书,而另一方面平台与律师事务所之间关系却有些“微妙”,其中也不发一些浑水摸鱼的小律所,希望趁机“捞一把”。

责任编辑:老曹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全国

Copyright © 2012-2016 万家乐彩票注册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鲁ICP备15024898号-1  在线客服:

电脑版 | 移动版